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探索西陰文化及晉南對中華文明的重大貢獻
——“紀念中國考古100週年暨西陰遺址考古發掘95週年”學術研討會發言摘要

來源:發佈者:時間:2021-09-29

國內各大科研院所、高校的知名考古專家9月24日冒雨在夏縣西陰遺址考察調研 記者 王 斌 攝

9月23日,由中國考古學會、山西省文物局、運城市政府主辦,山西省考古學會、山西省考古研究院、運城市文物局、運城市文物保護中心承辦的“紀念中國考古100週年暨西陰遺址考古發掘95週年”學術研討會在我市舉辦。

中國考古學會新石器專業委員會、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國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中國國家博物館、北京大學、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國內科研院所、高校的知名學者出席研討會,共話西陰與晉南。

研討會由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中國考古學會副理事長趙輝主持。會上,專家學者以西陰文化與百年中國考古、晉南和中華文明的起源與早期發展等為議題,深入探討西陰文化的燦爛成就,進一步探索西陰文化及晉南對中華文明的重大貢獻,更好發揮以史育人作用,不斷深化對中華民族歷史淵源的認識,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自信力提供理論支撐。

今編髮部分專家學者的發言摘要,以饗讀者。

◆田建文(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

1926年10月15日至12月初,中國考古學之父李濟先生和地質學家袁復禮先生,在山西夏縣西陰村遺址首次考古發掘。這是中國學者獨立主持的考古發掘工作,開闢了中國學者在自己土地上考古的先河。從此,中國在考古學界特別是中國古代史領域,有了自己的聲音。

1994年10月2日至11月28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又一次發掘了西陰村遺址,這是1991年5月以來,山西考古人建立棗園文化經北撖遺存到西陰文化生成,這一完整的文化序列鏈之後,進一步對西陰遺址文化面貌的認識。

◆王仁湘(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廟底溝文化彩陶中的“西陰紋”,是一種很特別的彎角狀紋飾。這類紋飾早在山西夏縣西陰村的初次考古中就有發現,因此被李濟先生稱為“西陰紋”。以一個遺址名稱來稱呼一類紋飾,這在中國史前考古中是絕無僅有的。後續考古工作中有大量飾有“西陰紋”的器物出土,“西陰紋”這種彩陶紋飾成為廟底溝文化彩陶的代表性紋飾之一。“西陰紋”構圖均衡洗練,圖與器結合恰貼,時空特徵非常明確,是中國史前彩陶中非常值得研究的一類紋飾。

◆戴嚮明(中國國家博物館考古院院長、研究員):

中國考古學起源於1921年仰韶遺址的發掘。百年中國考古,實際上也是百年仰韶考古,百年仰韶考古也代表了整個中國考古走過的百年曆程,因為它發現得最早。

西陰遺址是以廟底溝文化為主的一個遺址,也是中國學者第一個獨立主持發掘的遺址。我認為晉南、豫西,包括陝西關中、渭河流域這一帶都是仰韶文化的中心區域。

◆何努(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

西陰遺址出土的半個蠶繭令觀者印象深刻。自出土以來,這半個蠶繭也一直引起大家的關注。在仰韶文化時期,黃河中游地區,絲綢產業開始漸露端倪。從這點來看,西陰村半個蠶繭的發掘,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中華文明核心形成於黃河中游地區。晉南地區在中華文明早期形成時期,起着襁褓作用。從地理環境來説,晉南地區的鹽業資源、土地資源,對於農業發展、人口的增殖,都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這裏為文明的初期發展,提供了一個極具優勢的環境。因而在夏商周之前的龍山時代晚期,晉南地區在中華文明形成核心中的襁褓作用,不容忽視。

◆段天璟(吉林大學考古學院副院長、教授):

師村遺址所映射的文化內涵,直指西陰文化的前傳。西陰文化產生之前,師村遺址就有自己的特點。在不斷演化過程中,師村遺址也吸收了其他文化的特點。文化的碰撞,使得這裏既碰撞出新生事物,又保留了自身的文化脈絡。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從譜系角度來講,可以從中得到啓發,進一步由此來窺探西陰文化的產生路徑。

◆錢耀鵬(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教授):

西陰遺址在中國考古學史上是非常重要的,這與李濟先生科學、客觀的理性研究態度密不可分,到今天仍值得我們學習、繼承。

從學術研究角度來講,我們要有科學精神,要追求真相、真理。西陰遺址出土了很多器物,在研究彩陶紋飾時,我們需要關注器物本身的使用功能。也就是説,我們需要研究陶器的使用功能和紋飾的關係,把形態結構、功能結構和紋飾聯繫起來,進一步追尋“西陰紋”廣泛分佈的根源。同時,我們應弱化行政區劃,迴歸到以地理單位為關注的相關研究。這樣,思考相關問題,可能會更有意思,看得更真切、更客觀。

◆翟霖林(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副教授):

以前,我總認為西陰遺址不是很大,不瞭解為什麼許多專家都多次召開專題研討會研究相關事宜。今天,聽了田建文老師講的關於西陰文化的內容,解決了我長期以來的疑惑。田建文老師從考古學史等各個角度為我們非常詳細地解答這個問題,讓我受益匪淺。同時,晉南地區還有許多大型遺址,我希望晉南地區作為我們中華文明起源的中心之一,仰韶文化分佈的核心地區之一,在今後的工作中,我能夠儘早地接觸這些大型遺址,進一步瞭解它的面貌。

◆周靜(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員):

我從事的是龍山晚期文化的發掘工作,對於仰韶時期文化的研究並不多。我認為甘肅隴東地區的史前文化譜系一直不太清晰,尤其是從仰韶晚期到龍山晚期這個階段,文化譜系一直相對比較模糊。西陰遺址發掘其實是中國精細化考古的開始。我希望通過精細化發掘,對隴東地區的史前文化譜系有一個新的認識,能夠有一個大的宏觀方面的梳理。

◆魏興濤(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中國近代考古學發軔於西陰遺址。先輩李濟先生作為中國考古學之父,開創了很好的優良傳統。

一方面,在田野發掘上,李濟先生注重做好田野工作;另一方面,從研究上看,注重研究。西陰遺址的發掘,不僅僅是在發掘,而是也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進行深入研究,用來搞清楚彩陶的分佈範圍、來源等問題,這些對於我們後期開展研究,開了個好頭,樹立了榜樣。

◆趙曉軍(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研究員):

在紀念中國考古100週年這一特殊時間節點上,舉辦西陰遺址考古發掘95週年學術研討會,是非常及時且必要的。通過重温西陰考古發掘事件,我從中國人第一次獨立主持考古工作的故事裏,看到了考古百年探索精神以及中國考古工作者在考古學初期所秉持的嚴謹、科學態度。

這樣的學習機會,對於我們考古學者來説,是非常難得的。西陰遺址的發掘,是為了解決重要學術問題而主動舉行的一次挖掘,使我們年輕學者對考古工作有了一個更深的認識,更加堅定了我們從事考古工作的信心,也讓我們深刻認識到考古工作的價值、初衷和目的。

◆崔天興(鄭州大學歷史學院副院長、副教授):

通過研討學習,我彌補了很多西陰遺址歷史發掘的細節,獲得了真實的歷史信息。對我來説,要求我在教育學生時,要做好教育工作,把考古的科學精神傳播下去,做到精益求精。

聽了“西陰紋”傳播的相關知識,我也作了一些思考。“西陰紋”傳播範圍廣泛,它的傳播形式以及彩陶在區域、聚落之間和聚落內部使用情景方面存在的差異,我希望能夠在這方面再做點工作,把這部分內容再彌補一下。

◆靳松安(鄭州大學歷史學院教授):

西陰遺址的發掘,在中國考古學發展史上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中國學者第一次獨立主持發掘工作。同時,西陰遺址的發掘方法也比較科學,意義非常重要。

在整個仰韶文化發展的過程中,晉南地區地位是比較突出的。例如“西陰紋”的擴散、傳播,説明了仰韶中期文化對其他地區的影響、文化的發展,是起促進作用的。西陰遺址第一次發掘發現了蠶繭,這説明在仰韶中期,晉南地區就有發達的農桑文明,這也為仰韶中期文化對外強輻射力提供了物質基礎。

◆欒豐實(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

我認為中國考古學應該是有一個誕生期,是一個產生的區間,而並不是具體的時間點。從這個點來説,中國考古學應該是在1921年至1931年這個時間段產生。西陰遺址的發掘,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的發掘對殷墟發掘,具有很大的傳承作用。

(記者陶登肖、荊毅萍根據座談會錄音整理)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